澳门皇冠真人官网是一个网站架设的学习平台,提供最新的网站制作与网站运营等教程

2009 中国十大网路热门话题 作者:王华【新纪元周刊】 – 【人人

来源:网络整理更新时间:2012-08-26 15:51点击:

2009 中国十大网路热门话题 作者:王华【新纪元周刊】 来源:

 

年终岁末,当众媒体推出全球十大新闻评选之际,《新纪元》将目光聚焦在大陆网路的热门话题上。因为在中国,网路才是真实反映民众心态的窗口,才是未来中国潜在变化的先兆。梳理好网路海量级纷繁复杂乱象背后的主线,就能超前洞察明天的新趋势,在认知上取得先机,从而站在高处往下看。

四十年前的十月二十九日,当美国阿帕网(ARPANET)诞生时,谁也没想到她的后代因特网(Internet)能成为全球十六亿网民的宠物,更没想到在遥远的东方,三点三八亿的中国网民超过了美国人口,成为全球第一大网民国。互联网产生于西方,最大的受益者却在中国。

如果说中国是那密不透风的铁屋子,屋里人都在昏睡中沉沦灭亡,那互联网就是铁皮屋上透气的窟窿,它将新观点、新思维、新生活、新气像带到了中国。特别是近年来随着动态网、自由门、火凤凰的腾飞,这个窟窿越长越大,直至孵化出一个新社会。

正常情况下,每个网民拥有彼此平权的节点,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再也不受昔日等级森严的媒体金字塔的管制与压迫,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无冕之王”,成为“评论名嘴”,发布信息,谈天说地。网路不但是虚拟的第二世界,更是个体生命真实的延伸和升华。

博客记录了自我的反思和回归,在认同自我的同时,确立社会认同。网路扩展了人们的生活空间,能坐在家中和温家宝谈心,与奥巴马聊天。网路的孔雀效应、蝴蝶效应和蜜蜂效应,更让网路风景瑰丽迷人,魅力无穷。每个话题都有一大批“孔雀”型网民,在群体中展现他们的智慧和能力。当一只蝴蝶轻轻扇动翅膀时,却引发了混沌世界另一端的巨大连锁反应,以至山崩地裂,一个不经意的帖子,就可能引来全国上下的暴风骤雨。人们就像蜜蜂一样,各自在网路天地里寻求群体的归属。难怪用过网路的人都说,这里风景独好!

除此之外,中国网路还有个特殊使命:这是中国人仅有的、临时的自由集会之地,一个在网路监控打瞌睡时,能短暂显露出民意火光的水晶石。回顾过去一年的精采岁月,我们希望能采撷到这样的火花,用来温暖你我的心,照亮我们前行的路。

当然,充斥中国网坛的还有很多寂寞、无聊、麻木与疯狂。从网民评选的十大网路流行语也能窥见一斑:“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哥吃的不是面,是寂寞。”“嫁人就嫁灰太狼,做人要做懒羊羊!”“躲猫猫”、“不差钱”,“别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被自杀”、“这事儿不能说太细。”、“曾哥纯爷们!”、“你是哪个单位的?”

逝去的二零零九充满动荡,不说正在流行的H1N1甲流瘟疫,也不说那六十年大庆与二十年六四,不提经济危机下中国出口大幅削减、也不谈那么多的天灾人祸,老百姓真实感受到的是生活更紧张、更窘迫了,不顺心、不顺气的事越来越多了。

有人说网路就是新生活,其实网路也是人心的反光镜,特别是网路的热门话题, 当人们费时费力的敲字时, 他的心已经在那了。新纪元盘点的网路大事,主要依据网民参与的热度,即在百度、搜狐、谷歌等搜索引擎中,该事件所涉及的相关网页的多寡。相关文章越多,人们参与的程度越深,话题也就越热,所蕴含的社会力量也就越大。

对于这些热门话题,我们不妨想想,为何这事没有发生在二零零八年或更早的日子?这里面蕴含了怎样的天时、地利与人和?怎样的新天象即将到来呢?

细心人会发现,流淌在二零零九年网路热门话题中的,是更深的民主自由意识,以及在维护自身和他人权利时所采取的更为主动积极的方式。假如没有网民对邓玉娇的关注,她早就被巴东政法委杀头或送进了大牢。“网民改写历史”的事件在二零零九已经相当突出,毫无疑问,在二零一零年会更多,因为网民的成长是任何外在力量阻挡不了的,相信民主、法制、人权、道德等普世价值,会给二零一零带来更加精采的华章。

==================================================================================

NO1. 邓玉娇案



因反抗强奸而自卫手刃淫官的邓玉娇。(网络图片)

百度一下“邓玉娇”三个字,零点零三秒内找出近千万篇相关网页。从来没有哪个女孩能像邓玉娇一样,令全中国亿万人牵肠挂肚。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二十时十五分,湖北省巴东县公安局接到野三关镇雄风宾馆女服务员邓玉娇的电话,“雄风快死人了,赶紧过来。”现场两男子一死一伤,死的是镇招商办主任邓贵大,伤的是镇农业服务中心职工黄德智,而女孩用的只是一把水果刀。据悉,死者伤者在巴东县官场都很有后台。

邓玉娇的律师夏霖、夏楠在对黄德智的控告书中写道:十日晚饭后,三楼卡拉歌厅服务员邓玉娇在雄风宾馆一楼水疗区五号房洗衣。(水疗区就是女性给男人卖淫的地方)。这时一个“高个子戴眼镜的男的”(即黄德智)进入房间,将门锁上,称其要洗澡。邓玉娇不从,欲开门离开,黄一把将她拉倒在门口床上,黄拉下邓玉娇的裤子,又脱其内裤,并以手摸其下体。邓玉娇用脚把黄踢下床后逃进了职工休息室。

黄德智与邓贵大先后尾随入内。邓贵大指着邓玉娇骂:“你不就是要钱吗?信不信我今天用钱砸死你!”遂拿出四千人民币,向邓玉娇脸部扇击。每扇一下,邓玉娇便退一步,一直退至身后沙发处。邓玉娇多次欲离开,被拖回。邓玉娇就从包中拿出水果刀,双手背在身后。邓贵大推邓玉娇胸前,将其推倒在沙发上。黄邓二人扑上来,邓玉娇就拿刀向前乱刺。邓贵大因颈部动脉和胸部失血过多死亡。黄德智的右大臂也被刺伤。随后邓玉娇打110报警。

在巴东城风云诡谲的三十七天中,一个普通强奸自卫案,因巴东县公安局局长杨力勇兼任政法委书记,统管公、检、法三体系,如文革那样一手遮天,竟然决定全县断水断电、封锁网路、武警戒严,企图重判邓玉娇。

该案不但涉及官员嫖娼、以钱、以权压人而激起的民愤,同时,一个农村女孩在物欲横流中做到了“威武不屈,富贵不淫”,堪称“中华烈女”,于是两者冲突导致了六四学生运动二十年来最强大的民意怒潮,不但很多网友自费到野三关参与调查,连官方媒体也站出来谴责巴东当局。怒潮下,法院藉口邓玉娇患有“双相心境障碍”,决定免予刑事处罚。

相关搜索: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