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真人官网是一个网站架设的学习平台,提供最新的网站制作与网站运营等教程

经济危机引发新一轮科技竞争

来源:未知更新时间:2010-01-04 08:59点击:

2009年12月27日,温家宝总理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提到,每一次国际金融危机都会带来一场科技的革命,或者说大的变革,而决定应对经济危机取得胜利的关键,还是在于人的智慧和科技的力量。当然这个判断还需要经历更加深入的实证检验,但毫无疑问提出了一个值得认真研究的重大理论问题。应对经济危机只有短期刺激总需求的政策是远远不够的。读者无论是不是经济学专业出身,都能感受到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经济学思潮的变化,全球各地政府都在不同程度地实施救市政策,透过大规模的财政支出与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减缓经济衰退。实践是对否定政府干预的新自由主义的否定,但问题是主张政府干预经济的凯恩斯理论会不会又成为主流?我的看法是,一定不会。为什么这么说呢?短期刺激消费与投资的政策确实有利于防止经济过度下滑,但是在长期是没用的。政府花纳税人的钱,以财政赤字去刺激经济,但借钱或早或晚一定要还的。企业从银行借了那么多的贷款也是要还的,中央银行或迟或早都要将过多的货币收回来。事实上,中国A股市场过去两个多月的大幅振荡就是央行收回流动性的反映。凯恩斯经济学不可能再度成为经济学及宏观经济政策主流的依据还在于,凯恩斯经济学几乎没办法解释如此严重的全球金融危机及全面的经济衰退。因为,大家都看到了,这次金融危机不是凯恩斯式的消费不足引起的生产过剩的危机,而是典型的过度消费和全球经济不平衡引起的危机。准确应对经济危机依赖于科学的经济危机理论。大家可能没注意到,过去一年多里是哈耶克而不是凯恩斯更受关注。哈耶克恰恰是二十世纪里影响力最重要的崇尚市场、反对政府干预的经济学家。1929年2月当美国经济没有通货膨胀仍快速增长时,哈耶克就警告说,20年代美国货币过度扩张一定会导致经济的恶性调整,美国即将陷入一场经济危机。结果是他成为少数几个预见到30年代大危机的著名经济学家。哈耶克经济危机的理论体系很复杂,但非专业人士理解起来并不难。哈耶克观察到了利率对投资的影响,也观察到了实际经济与虚拟经济之间的关系。所有进入股市的人都关心货币供给或是银行信贷的变化,货币供给增长会使利率水平下降和投资增加。经济繁荣了,每股收益会上升,股价就会有上升空间。如果利率水平持续很低,企业就敢于投资一些建设期和投资回收期长的资本密集型大项目。前提是,自己要相信,也要让股东们相信这些项目可以赚钱。最普通的现象就是资产价格上升,资产价格越涨,投资就越活跃,这会带动生产要素的价格一起上升。当生产成本上升快,而利润率下降时,投资会缩减,就业就转换为失业,经济将陷入萧条。为刺激经济复苏而实行的持续的低利率政策,则会因资产价格上涨而开启新一轮的经济繁荣。不难看出,哈耶克对金融危机爆发及拯救危机过程中资产泡沫现象形成的解释的确很有说服力。去年11月深圳银湖宏观经济论坛上,综合开发研究院的刘宪法教授关于2010年我国将再现轻度经济收缩的观点引起了广泛关注。他的分析是哈耶克式的,即房地产价格泡沫不可持续,房地产投资萎缩会引起过度依赖房地产投资的中国经济出现收缩。不过,哈耶克的理论有很大的局限性,因为这是一个与科技创新无关的短期商业周期理论。现代经济学家谈起中长期的危机与科技革命关系时,一般会引用熊彼特的关于创造性毁灭的创新理论,而很少注意到马克思的危机理论。在我看来,只有马克思以完整的理论体系、严密的逻辑阐明了经济发展中科技革命与危机之间的动态关系。马克思的名言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一个半世纪以来,围绕马克思的论断产生了无穷的,其中多数也是无意义的争论,但支持者和反对者中真正读懂马克思是少数。当我们将马克思的哲学家式的论述翻译成通俗语言后,可以看到,马克思的经济危机理论要点是提出了三个问题并给出了三个结论。三个问题:一是如何使生产的扩张为更多消费需求所吸收?二是如何能够让资本收益率在长期保持稳定?三是如何使得两种基本社会产品能够保持平衡增长?三个结论:一是从制度性因素看,若资本在收入分配方面处于垄断地位,将使经济长期面对消费需求不足的约束,形成了周期性生产过剩危机的条件;二是只有资本与劳动分配关系调整并不足以遏制经济危机的发生,这是因为资本有机构成提高和资本利润率降低使竞争更加激烈,全社会的积累会超过消费持续扩张,扩张的生产能力会成为过剩产能,经济危机就会出现。具体说,优秀企业依靠科技和商业模式创新获取超额利润,扩大投资因此成为获取更高的生产效率和利润的手段。如果所有的企业都跟随优秀企业扩大投资,结果一定是资本收益率的下降。经济危机强制性地优胜劣汰,引发新一轮采用新技术的竞争,经济会走出危机开始新一轮的繁荣;三是产出增长过程可能伴随着产业结构的失衡,而对失衡的经济结构进行调整就是经济危机过程。生产过程越来越依赖于资本投入资本品的生产,近似的并不很准确的说法就是,重工业的增长会持续快于轻工业的增长。经济危机就好比是日全食,是收入分配不合理、产出结构不均衡与社会资本收益下降在同一时点上重合的产物。马克思经济危机理论形成的机器大工业时代,投资增长会引起生产效率提高,但又很容易地为过度投资产生的资本边际收益递减所抵消。从此意义上说,马克思的局限性可能是高估了资本积累引起的资本平均收益率下降,以及对收入分配关系和产业结构均衡所产生的影响。随着人类科技创新的积累和不断地突破,当代的知识创新具有了更大的示范性、可模仿性和低成本复制的特点,如微软的Windows在研究开发完成后可以极低的成本进行复制,此时的投资可以创造出边际收益递增的效果。上个世纪30年代大萧条后,全球经济能够相对平稳的增长肯定与资本收益率稳定有明显关系。尽管如此,马克思经济危机理论所包含的竞争与新技术采用所引起的资本积累变化及结构均衡间的关系,仍对研究大危机发生及应对危机有重要的借鉴意义。现在来看附图。以1970年为100,2007年美国GDP为300,R&D(研究与开发费用)增长超过了GDP增长达到了330。作为科技革命与技术创新活跃程度标志性指标,R&D越活跃,经济就繁荣。1973年至上个世纪80年代初是美国十年的经济滞胀期,同期美国R&D增长率低于经济增长;1984年以后,R&D增长已高于经济增长率,美国经济实现了较快增长,除上个世纪90年代短期外,大规模广泛与深刻的科技革命和技术创新牵引美国经济实现了长期繁荣。小 结中国在全球金融危机中率先走出低谷,短期总需求政策功不可没。但若要启动新一轮持续健康稳定的经济增长,就需要不断完善有利于科技革命和技术创新的体制机制,要从危机应对期间更多地关注政府干预政策转向更加有利于市场竞争的改革政策。

相关搜索: